首页  免费使用  正文
日韩邮购改投海口,QQ加进猎头“海代”,豁免商品转卖难监管

时间:2022年05月26日 阅读:62 评论:0 作者:drip

海口外岛乘客豁免网购新规破冰一周后,海代成为了继瓦霍、韩代之后最炙手可热的邮购群体。相比之前的经济政策,7月1日实行的新规不但将豁免网购额度从每年另加3多万元提高至10多万元,还取消了easier货品8000元豁免额度明确规定。其中倍受关注的要数外岛豁免货品品种的减少,豁免范围减少了智能手机和保健品,护肤品由原来另加外岛可买回12件减少至30件。

但是,海代热火朝天的同时,财政部、商务部和国税联合发布的《关于海口外岛乘客豁免网购经济政策的公告》只但是已经表明,已经买回的外岛豁免货品属于消费者个人使用的最终货品,严禁进入亚洲地区市场再次产品销售,即对邮购行为作出了明文禁止。

日韩邮购改投海口,QQ加进猎头“海代”,豁免商品转卖难监管

或许基于此,南都本报记者辨认出,有些海代的交易多是利用QQ这类比较私域的平台,甚至部分有淘宝网店面的邮购会说老顾客,买回海口豁免货品需要加QQ。海代们默默地为新规限缩额度跃跃欲试,默默地又对市场监管风险格外警惕。

日韩邮购改投成海代

据了解,海口的外岛乘客豁免经济政策此前始终存有,但7月1日施行的新规中,对智能手机产品种类以及护肤品总金额的减少则让海代怒刷了一波存有感。

南都本报记者从海口豁免HNDF的公众号上了解到,豁免的智能手机包括了iPhone11、iPhone11 Pro Max、iPhoneSE、AirPodsPro、iPad等。其中,佣金最大的iPhone Pro Max的海口豁免版产品价格为8625元,与行货产品价格相距了2489元,与香港官方网站产品价格(换算成为人民币)相距约1183元。依据经济政策,另加限牌4件智能手机货品。有海口的邮购则表示,限缩额度的护肤品以及减少的智能手机和保健品,都是乘客们在豁免店钟爱买的货品。

海代晓儿(表弟)则表示,因为家人生活在海口,她每个月单厢频繁泽列涅和外岛,干脆平田街抓起了邮购。新规破冰后,许多因禽流感影响无法赴美采购的瓦霍、韩代也纷纷改投海口。我看邮购朋友圈,好多在东北的‘瓦霍’、‘韩代’都跑到海口去了。但是,她说南都本报记者,海代的利润只但是没有境外邮购那么理想,她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提前刷网银出货,每一件货品加100元左右的邮购费,有时候一整个月都不赚钱。

另默默地,始终从事韩国豁免店货品邮购的兰西(表弟)近期开始邮购海口豁免货品。相对于晓儿,兰西产品销售海口豁免货品更为谨慎。她虽然经营淘宝网店面多年,但海免货品多展示于QQ贴文,并且她的QQ只加进在其淘宝网店面消费过的顾客,或者是由猎头介绍的朋友,如果辨认出是邮购同行会直接拒加或拉黑。

海代异常热闹,但对于海口豁免货品严禁在亚洲地区市场二次产品销售的相关明确规定,有邮购则表示并不知情,也有邮购则表示有了解但认为影响不大。一般豁免店单厢有类似经济政策,但具体要实施是很麻烦的。只要不是很猖狂的那种大规模邮购都比较难查,除非你被豁免店的人举报,有邮购则表示。

豁免店难核查顾客买回用途

南都本报记者查阅财政部、商务部和国税联合发布的《关于海口外岛乘客豁免网购经济政策的公告》,当中的第六条明确规定:已经买回的外岛豁免货品属于消费者个人使用的最终货品,严禁进入亚洲地区市场再次产品销售。第七条明确规定:对违反本公告明确规定倒卖、邮购、走私豁免货品的个人,依法依规纳入信用记录,三年内严禁买回外岛豁免货品;对于构成走私行为或者违反海关市场监管明确规定行为的,由海关依照有关明确规定予以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还表明若外岛豁免店违反相关明确规定产品销售豁免品,由海关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给予处理、处罚。

对于上述的公告,晓儿说南都本报记者,的确有邮购因为新规的条例对去海口邮购持观望态度,自己也在观望其他瓦霍、韩代们的情况,但是大概率月底还是会上岛一趟邮购一批护肤品。

南都本报记者分别以外岛乘客和媒体身份致电了美兰机场豁免店和海口国际豁免城咨询邮购事宜。前者的客服向南都本报记者则表示,如果乘客是按照合法合规的正常流程外岛,豁免店对乘客是否将豁免货品二次产品销售是无法知道的。乘客有正常的机票、船票这类外岛信息凭证,可以现在市内买回然后到机场退税提货,也可以豁免店直接买回。

海口国际豁免店的客服向南都本报记者反复强调,不建议乘客为他人进行邮购,一经查出会影响乘客的个人信用。但当南都本报记者询问豁免店会否设置核查环节,对方则表示不清楚具体在哪个环节会查货。

外岛豁免店CDF官方网站流程

南都本报记者咨询相关律师获悉,从法律角度来看,邮购外岛豁免货品的行为涉嫌违法。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向南都本报记者则表示:海口邮购将豁免店物品二次产品销售的行为,明显违反经济政策明确规定。且将豁免物品二次产品销售,改变了其个人使用物品的性质,也使得该货品不在符合豁免条件,应当补缴相应的关税,否则具有走私的嫌疑,不单涉及违法,还有可能构成走私罪。

市场监管邮购行为难一刀切

虽说相关邮购的禁令从法律角度来看已经明晰,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并不能对所谓的邮购行为一刀切,也很难完全禁止,这就需要之后有更加详实的条例去落实细节,调控市场监管力度。

这么多年邮购都存有,包括微商、跨境电商,不止海口,日韩的豁免货品邮购此前也非常活跃。所以根本还是要看对海口岛的定位到底是什么,不要一味严打,而是要思考如何更好市场监管,包括和电商法如何衔接,熟悉电商法的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认为,技术上要追查二次售卖豁免货品的行为只但是并不难,但在实操中如何界定这类交易行为,同时不因市场监管损害海口自贸区建设的积极性,这是有关部门需要平衡的关键。

电商法起草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向南都本报记者分析道,海口外岛豁免货品相关经济政策在今年将豁免网购额度进一步扩大,是支持海口自贸区建设的体现。豁免货品要求终端消费者以个人身份证买回以及另加都有年额度,它处于海关严格市场监管之下。法律上的确不允许经营豁免货品的二次产品销售,通常在海口外岛豁免的情况下,这种邮购行为实际上是避免不了的,王健认为,相关明确规定主要是禁止作为货品进行规模化的经营活动。

但目前要求乘客拿着身份证去海口岛实体店买回,这很难做到规模化的经营和走私这些产品。线上有些个人可能组织规模化的经营活动,但很容易被查出来,王健认为,一般消费者如果是在明确规定额度内买回豁免货品,不应该算作违法走私行为。比如消费者买了4个智能手机,然后自己再去产品销售盈利,我觉得这就不应该算作二次产品销售,而是二手产品的产品销售。

对于市场监管细则问题,方超强也认为,全面杜绝豁免货品在亚洲地区的二次产品销售并不现实。他则表示,事前达到一定程度的市场监管,剔除掉大量明显的违法行为;同时设立失信用人信用机制,以巨大的失信成本,倒逼邮购人员放弃投机冒险,能有效降低事中、事后市场监管的成本。

采写:南都本报记者 徐冰倩

  •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