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使用  正文
微信私域流量惊魂!是等死还是找死?

时间:2022年05月19日 阅读:100 评论:0 作者:drip

聚焦服装爆品 关注直播电商

微信私域流量惊魂!是等死还是找死?

Top-Sellers

在微信里,绝大多数人都是流量的即时变现者,没有信仰。

文 |张信宇 方婷

编辑 |杨轩

图片来源 |IC Photo

知道什么叫私域流量吗?

一面,这堪称最近半年最热的行业黑话,不仅是吴晓波们挂在嘴上,也是此刻淘宝、抖音、快手这些平台试图吸引品牌和商家来做生意的关键策略:粉丝是你自己的,平台不来横切一刀。

一面,是你通过了一个陌生人的微信好友申请,然后莫名其妙被拉进全是陌生人的500人大群,这个群里发出各种莫名其妙的广告。当你想拉黑投诉那个拉你入群的人时,你发现ta已经在群里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这套加粉、拉群、发广告的顺滑操作,也叫玩私域流量。

需求太旺盛了。

大概从2018年9、10月开始,好衣库CEO助理杜暮雨明显感受到杭州的电商业已经开始流行玩私域流量,很多淘宝天猫商家的圈子都在讨论这个议题。完美日记等品牌运营私域流量的成功案例,让敏感的浙江商人闻风而动。

商家的热情让虎赞这样的微信群控制工具服务商业务开始井喷。2018年,虎赞连续完成四轮融资,今年3月公布的最新一轮融资,虎赞又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新老股东处拿到3000万美金。还有多位行业人士对36氪称,虎赞拿到了腾讯的投资。

我一点都不担心没有客户,客户都是主动找过来的。群控软件小U管家的李晓华对36氪说。

所以当微信出手时,这些人格外惊慌。第一波大冲击是在618电商大促期间,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关于打击微信营销外挂的公告》,称对微信的流程和数据进行了侵入,篡改微信客户端数据、逻辑,以实现恶意营销、欺诈等目的的第三方外挂软件进行专项清理。两周后,微信再发公告,称将继续高压打击微信外挂。

微信营销的水下圈子顿时哀鸿遍野。业界一度盛传一则小道消息,说微信一夜封禁三千万个号——后微信官方澄清,截止2019上半年,共计对上百万明确使用外挂的帐号,进行了短期或永久限制处理。这已足以令许多从业者震惊。

也是做群控软件的公司小U管家对36氪埋怨,都怪虎赞这样的公司太高调了。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虎赞在沪杭、广深等地办了多场线下培训和宣传活动。一场2019年1月在杭州的虎赞私域流量训练营吸引了来自母婴、女装、男装、箱包等类目的100余位零售品牌负责人,单单这场培训活动就持续两天一夜,多位虎赞讲师轮番上阵,为各品牌的流量操盘手讲解私域流量。此外,虎赞还积极参加电商、医美等行业会议,这些线下活动加上线上推广,虎赞在圈子里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大,如果不是微信的突然打击,它的业务本可以蒸蒸日上。

但一切实则在所难免。在微信安全中心两则公告的评论区,除了部分答疑解惑外,点赞最高的评论都是一些带有强烈语气、饱含愤怒之情的简单词句希望严惩!严厉打击!打击外挂,绝不姑息!严惩 好样的继续严打,越严越好!对过度营销的反感情绪已可见一斑。

在618之后,虎赞COO邵巍把自己微信ID里的公司名后缀虎赞删掉了。微信搞外挂封禁,让虎赞一夜破功邵巍预计一时半会没法重新开张,不如删掉公司名后缀,减少沟通成本。

因为看到虎赞两个字,商家们还总是要问他:微信社群、私域流量怎么做?

微信营销水下江湖

进入微信之前,方龙一度看不上微信里的商业变现。方龙自称十年前QQ群时代就开始帮淘宝商家带流量,认为淘宝、天猫、京东才是正经做电商的渠道。但进入微信体系后,才发现传统电商平台规矩太多,以前不过是带着镣铐跳舞,越早进入,更能体会到(微信)没人管的野蛮生长。作为2016年第一波进微信的淘宝客,他也大方承认自己是带坏头的人。

过去几年,这一直是一个水下世界。

在张楚的公司里,数千台安卓手机一排排摆在架子上,连着电源线,手机屏幕上忙碌地发光,每台手机可登陆两个微信号。背后则是一台电脑,可以控制1000个微信号。这是非常典型的群控工具机房。

张楚最早也是做QQ流量的,用软件控制上千个QQ号去加粉,但QQ活跃度逐年下降,他2016年开始转向建设微信群控机房,已经比早入行者晚了两三年。更早入行的公司,比如小U管家,现在已经不再需要那种成百上千台手机的机房,只要电脑服务器就能模拟微信账号。

张楚做软件开发出身,他公司的系统,首先可以帮助客户自动化养号,养号的意思是机器模拟真人用户的微信使用习惯,包括浏览好友朋友圈、不定时翻看微信钱包、看新闻推送、好友之间发语音和文字、看好友资料等等,15到20天就能养成一个微信系统认可的微信号,去除微信系统的异常提示。

养好号后,就是自动化加粉的环节。不过附近的人和摇一摇加粉早已被张楚淘汰,流量必须要精准,客户要自己有手机号数据才能做流量。此外,好友通过率低时系统还会暂停加粉,以杜绝微信判定骚扰陌生人现象。

加完粉后,就到了自动化运营的时候。张楚的系统提供的功能包括,浏览公众号文章、拉粉丝进群、群发图片和文字、与指定好友聊天、发多张图片或公众号文章到朋友圈等等,丰富而细分。

这是一套张楚称之为AB号的系统。A号负责加粉,因为加粉的骚扰比较重,被投诉举报的风险也就更高。但A号加到粉之后再导流到B号,B号就专门负责运营,基本不会被封。

水下世界从没有停止过寻找微信的漏洞。

虎赞COO邵巍对36氪说,菲律宾一度有两亿个微信号,是搞灰黑产的人在菲律宾弄的,比这个国家人口都多,微信发现后,全给封了。

还曾有一帮人跑到非洲去注册微信号,注册好后带回中国。微信懵了,怎么突然有几千万非洲人跑到中国来了,这不可能,一查,又全给封了。

微信从诞生到死,都绝不准许这样的事情。方龙对36氪说,微信的生存之本是营造出一个良好的社交环境,在此基础之上才是适当的商业变现,微信朋友圈的牛皮癣广告已经对用户体验造成了伤害,而私域流量以创建微信群、一对一私聊为核心,广告满天飞,动不动就拉群、加人,这是在进一步蚕食微信对良好社交的定义。

更何况,以前是背着微信搞,现在在明面上喊出私域流量的概念,公然挑战微信底线,私域流量就是一个找死的概念。

杜暮雨感受到的是,今年春节后,微信生态在日趋收紧。5月13日,微信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禁止通过利益诱惑,诱导用户分享、传播外链内容或者微信公众账号文章。

今年618前后的微信查封,就是对批量养号、批量加人、批量转发等非人工行为强烈打击。

到具体技术细节上,这次微信针对的是使用基于Xposed、substrate等技术框架开发的第三方外挂工具。相当于破解微信、篡改,微信没有道理不封它,不报警就不错了。一位从业者对36氪说。

虎赞就是基于Xposed做的开发,此次武功尽废,现行的技术方案已无法使用。使用了虎赞群控工具的商家的众多个人微信号被封。之前大概听到过风声,但没想到那么快。

在虎赞被微信封掉之后,一家群控工具服务商对从虎赞流失而来的客户称,他们的技术要比虎赞先进,因此不会被封。没过几天,用这家群控工具的客户就被封了。

张楚对36氪说,他的公司装Xposed的红米全被封了。但作为研究微信策略、防封的老手,此前他已经从手机硬件着手,与酷派做定制化手机和定制化系统,650元一台的成本。此前,他们也曾用过更便宜的红米定制手机,但618风波中被微信盯上了,但装Xposed的酷派一个都没被封。

换句话说,群控的成本其实已经不低,但只要商家客单价高、利润高,他们依然趋之若鹜。

虎赞COO邵巍对36氪承认,海量的黑五类微商对群控工具有巨大需求,这催生出雨后春笋一样的群控工具,什么解决方案都有,不择手段去实现,但这个市场中也有合理的一面:头部正规大卖家也有对掌握私域流量的强烈需求。

流量焦虑,是堵是疏?

为什么大家此刻如此热衷私域流量?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营销人关注的热点从公域流量转向私域流量,本质上还是因为流量红利到顶,买流量太贵了。

微信今年5月一封掉朋友圈打卡工具,对在线教育类产品影响甚为严重,直接导致暑期前夕,网校展开广告投放买量大战。

每日优鲜首席增长官杨毓杰给36氪的回答是,以前平台上积累的粉丝,品牌有确定性可以触达他们,但随着现在很多平台开始搞算法流量分发,即使是你的粉丝,你也没有确定性可以触达了 。因此品牌在寻找给予更多确定性的方式和平台。

正因如此,才出现了商家试图把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粉丝往自己微信号里导流的现象。

流量焦虑之下,群响这种公司应运而生,为那些和C端流量业务相关的操盘手和业务负责人提供包括线下活动、线下社群和内容的会员服务。群响的创始人刘思毅认为,线上流量端的获取对从业者和创业者来说,是一个很难的长期命题。

在群响的线下活动和线上社群中36氪发现,那些擅长在各大平台玩流量然后变成交易转化的案例,例如二手数码3C平台找靓机、美妆品牌禾葡兰、阿芙精油,几乎都是全场明星一般的存在,加微信加到手软。而这些新兴品牌幕后的流量操盘手所受到的追捧和敬仰,实际上早已碾压了传统的marketing营销人才。所有人都想知道,在这个被称为互联网流量枯竭的时代,他们是如何在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各大流量平台挖掘出廉价流量的。

微信也明白,没法对这些需求全部拍死。

618封禁期时,微信也曾网开一面。据业内人士称,微信在6月12号到18号期间,一夜之间就封了一万多个用Xposeds系统的号,但是618时短暂解封,因为商家有卖货的压力。

虎赞当时与被封号的商家们一起与微信官方紧急沟通,微信方面认可这些商家并非投机薅羊毛的黑五类卖家,商家得以暂时解封,先做完618促销。

但关于私域流量,刘思毅在与腾讯高层沟通后,向他的群响会员发出警告:全面停止使用群控、云控,这是政治红线;强烈建议不是高客单价、高复购率、高毛利结构品类(电商、服务)的玩家,就不要全量导入微信。

多位业内人士对36氪称,微信可能通过企业微信,来正面疏解这种商家在微信里运营用户、企业导购员运营老客户微信群的需求。

现在小U管家提供的只是单一的群管理工具,而李晓华设想的未来场景是人工智能赋能,如果用户在微信群里聊起手机,小U管家的机器人经过分析就能直接推荐相关商品。这个不会动微信的东西,没关系的。

618之后的这段时间,虎赞派出的团队基本上就驻扎在了微信所在的广州,但邵巍并没有看到其它做相关工具的同行在与微信进行深度沟通。邵巍说,新方案具体规则怎么定、开放哪些数据接口,虎赞目前还在跟微信研讨中,会定向邀请一些客户进行测试,也有些大型连锁零售客户自己在跟微信做新方案。他强调说,两个月后虎赞上线的新方案,必然会得到微信官方认可。

至于现在还在做群控、云控工具的公司,邵巍停顿了一会儿说,他们非常勇敢。

618风波后,为以防万一,张楚还是把酷派手机上的Xposed插件全删除了。而那些死掉的红米手机就只能用来上抖音号,去做抖音的私域流量。除此之外,张楚还在开发快手、Facebook等其它平台的云控工具。

在微信里,绝大多数人都是流量的及时变现者,没有信仰。方龙见过了微信的多次封杀,早就不感到奇怪,这样的事情会一直有,直到微信挂了的那天。然后,或许又有了新的流量聚集地,这一批人又会出现,继续收割。

(方龙为化名)

聚焦服装爆品 关注直播电商

Top-Sellers


腾讯直播电商加大马力变现!

直播1小时,1009个订单,转化率达27%,舒客牙膏套装两秒钟秒杀100单——这是腾讯直播电商服务商超链公布的近期一场直播的成绩。

这让超链更加肯定,直播+电商的模式非常值得被看好,直播电商正在迎来春天。

早在今年3月份,腾讯直播团队曾发声明称,腾讯直播是腾讯直播团队针对内容运营者提供的一套直播解决方案,将有语音直播和视频直播两种形式,会定向邀请少量内容运营者进行测试。

一个月后,腾讯直播开始小范围公测,多家自媒体接入和使用腾讯直播的开发接口,腾讯正式拉开了公众号+小程序电商+直播的序幕。

循着新的机会,成立一年多,初期拿到唯品会和梅花资本估值1.5个亿天使轮融资的超链,果断把目光聚焦在了腾讯直播上。

超链做什么?

超链给自己的定位是去中心化S2B2C电商中台,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中台系统来帮助庞大的全域流量进行赋能及变现。一方面为品牌对接全域流量,另一方面为全域流量主提供电商SaaS中台、供应链中台及运营服务,并协助流量主快速建立自有电商生态。

超链CEO王亮向亿邦动力透露,供应链方面,截止到6月26日,超链总计接入了3900个品牌,42000个sku。这些品牌商家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知名品牌(如马克华菲、百丽、韩束、韩熙贞等),第二类则是供应链工厂品牌(如小米供应链品牌、新秀丽、慕思等知名品牌代工厂等)。

对于品牌厂家来讲,在货架式电商之外找到合适的场景化销售渠道,已经是大势所趋。王亮谈道,早在去年,超链就已经打通了国内70%的ERP系统和WMS系统。品牌商跟超链合作时能够做到快速分销商品,并且不会增加锁定库存的成本。而在此基础上,超链可以为下游流量主提供扎实的供应链服务。

此外,超链还为客户提供完善的系统货架,可通过一整套SDK及微信小程序来搭建商品货架。

如何做流量变现?

王亮指出,对于所有的流量主而言,现在面临的最要命的问题是怎么快速开展电商业务以及流量变现。

超链就是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为流量主提供全链路电商中台服务,协助流量主快速建立自有电商生态。我们已经有不少成功的合作案例了。王亮自信的说到。

为了更好的说明超链在流量增值上发挥的作用,王亮给出了两个合作案例。一个案例是 Tinrry+,另一个是菊椒男孩。

Tinrry+通过超链中台接入腾讯直播后,单场直播订单破千,转换率高达27%,100款限量牙膏2秒售罄。

菊椒男孩,定位有趣、搞笑,好玩的专用方言解说电影剧情的一个公众号,在与超链合作前从未有关电商的任何经验。菊椒男孩是有一定的受众人群的,我就是看中了它的IP属性。王亮对此毫不避讳。

超链为菊椒男孩提供了完整的SaaS系统,并在SAAS系统里面帮助他们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商品体系和运营体系。除了帮他们解决系统之外,还帮他们解决了直播插件的问题。现在,超链的直播插件可以做到在直播过程中不用离开直播间就能完成销售。

在超链的帮助下,菊椒男孩3月20日启动的单品推文最终取得了头条阅读数为3万,2条推文阅读量1.3万,销售额7.99万元,单个阅读价值6.1元,转化率达25%的好成绩。

王亮表示,超链目前最看重合作内容运营者聚集流量的能力,也就是粉丝数,以及大V们的公信力和内容创作能力。每个内容运营者背后都有大量的粉丝,超链的工作就是把粉丝变成用户。像菊椒男孩的IP属性,主要体现于它的内容里,IP内容聚集了有非常多中青年去观看的,能够非常明显地体现出内容运营者特性。

对于这个结果,王亮感到并不意外。商品的热卖都在预料之中,这些能得以实现的原因是,我们团队提前在公众号上面做了很多预热。我们的操作团队主要来自于唯品会,对于电商和商品都十分了解。但我认为还会有更大的突破空间。我们如今直播的转化率,不论是Tinrry+还是菊椒男孩,都能做到25%以上。他解释道。

腾讯直播有多大想象空间?

在王亮看来,腾讯直播电商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电商业态。腾讯直播电商生态未来会涌现出非常多的细分的、小而美的个体。比如服务商、SaaS、中台等。

他认为,微信中的流量和内容场景与电商平台相比是去中心化。微信小程序不同于电商平台的店铺,小程序独立存在,属于内容运营者,而客流量同样属于内容运营者。在微信中搭建电商环境,无需担心像电商平台改规则或是流量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等问题,从而达到去中心化的目的。

对于未来的电商而言,图文的展示方式与视频的展示方式会有越来越严重的差异化。王亮指出,内容运营者的流量变现以往仅是图文加广告的方式,现今新增了直播渠道,内容运营者所拥有的公信力和内容编辑能力优势就能显现出来。

大V在用图文加广告的模式进行变现的同时,增加视频直播,收入和市场的增量十分可期。而对于微信来讲,公众号的打开率和日活也会因此增加,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不过,不得不提的是,微信内容运营者对直播经验的缺失和对整个业态的不熟悉是他们的劣势。对此,王亮表示,不必担忧,目前内容运营者们对直播的事情都很上心,因为收入的改变是直观的。

他举了个例子:微信内容运营者好机友,原来用传统图文模式做广告,一年广告收入200万元,而通过直播的方式,每年可以增加百万的净收入。

王亮向亿邦动力透露,超链现在每个月平均有将近40个内容运营者在做大面积的直播,未来主要帮助用户做更多的增量,除了提供SaaS系统以外,还会提供更多系统、运营以及商品方面的帮助。

微信月活用户数已经超过10亿,活跃公众号数量超过250万。通过公众号+小程序电商+直播三驾马车的拉到,行业预计这块电商规模将超过1万亿。超链将深度配合腾讯直播、流量主、品牌完成直播平台的建立。直播将是未来电商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必然是电商新的增长点。王亮表示。

—【爆麦TopSellers】——

聚焦服装电商爆品供应链

(入爆品群请加下方二维码)

找货/供货

微信:fangkegood

你有爆款我来播!

约专访

18917080736

(微信同号)

  •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